软卧代二等座真是恶心(卧代二等座亏吗)

因工作原因,我经常在省内出差,陕北、陕南跑得最勤,高铁一通,无疑增加了工作效率,于是最近几年跑得更勤了些。这次去延安,是陪一个朋友“快闪”办私事,我应承了带他去吃够延安美食,他负责住宿和行程,明明白白的。下面就来看看卧代二等座亏吗?为什么说软卧代二等座真是恶心。

出发前两天,朋友告诉我票搞定了,但是不晓得什么是“卧代座”,我说我也没听说过,那两天我和朋友都很忙,这个话题就没有继续讨论下去,大概我们都想,火车么,还不就那几个样,坐着,或者躺着!

软卧代二等座真是恶心(卧代二等座亏吗)

我们乘坐的是西安开往鄂尔多斯的列车、10号车厢,1C和3A,一切都很正常。然而进入车厢后,我俩蒙了,这分明就是一节卧铺车厢,我俩抬抬头看看车厢号码,10号,没错啊(由于把头,这个怀疑自己的动作我俩重复看了不下30遍)。

这是一节大家现在常见的那种软卧车厢,有一个半封闭的门,将铺和走廊隔开,一个门内是四个铺,上面有一个放行李的仓。我俩看着门上的号码牌,寻找自己的座位,号码牌上半部分写着1234,下面写着1ABC、3ABC,按理说我们的号码组合是数字加字母,那就不能按照上半部分的逻辑,下半部分的话完全不知道怎么区分我们是应该坐在下铺还是躺在上铺。正当我俩比划研究的时候,列车员一句话救了我们,“上铺不坐人哈,座位在下铺”,我俩豁然开朗起来。

放好行李,我跟伙计说,你靠窗户我靠走廊没毛病,他幽幽地问了我一句,“所以就这逼仄之地,要容纳6个人咯?”“emmm,我猜应该不会吧,肯定是四个人啦,你想啊这个卧铺里面如果躺的话只能容纳四个人啊,坐应该会按照这个规律的。”“那就好,那就好!”

软卧代二等座真是恶心(卧代二等座亏吗)

事实证明,我们太天真了,当其余四个人纷纷挤进来后,我被挤出去了,在这个每个座位只有宽70公分、长190公分的包厢里,五个魁梧的大老爷们和一个我,心理或者身体,我几乎真的就是被挤出来的。我找到了旁边的一个边座,这个时候,车缓缓启动了,我开始听到后半车几乎每个包厢都传来疑惑或者抱怨。

火车开动的前15分钟,基本上就是列车员对乘客的答疑时间,一位大哥和列车员出现了以下对话:

“这就是‘卧代座’啊?”

“没错,就是字面意思,用卧铺代替座位。”

“我以为是买个卧铺还给带一座位呢!”“那你们这不是赚翻了吗?本来一个铺卖一个人,现在卖三个人啊。”

“……”

我转头看向伙计,“你快告诉我,这个其实比座位便宜。”他对我摇摇头,我扶了扶头……

伙计跟我解释,这车分为一等座、二等座、一等卧、二等卧和无座,到延安的价格分别是103、86、200、158、86,到鄂尔多斯的价格分别是243、203、385、304、203。这里面有个bug发现没?根本没有“卧代座”这个选项。我以为他是因为买不到座位所以选择了这个,他告诉我他买的是一等座,想着两个小时一等座能舒服点,然而出票的时候直接给他出成了“卧代一等座”,他还沾沾自喜,以为占到了什么大便宜。

这个时候,有位小哥开始跟列车员商量补钱升级的问题了,他说自己要到鄂尔多斯,6、7个小时在这窝着根本顶不住,列车员说可以补二等卧或者一等卧,二等卧要补100出头,一等卧需要补194元,blablabla,小哥最后因为性价比没有选择194,我算了个账,243加194等于437大于385,上车后补票要贵这么多吗?那这是不是故意用难受的环境诱导乘客上来补票呢?

这时,旁边一位老哥已经拨通了铁路投诉电话12306,老哥说,“我买一等座,你没有就给我说没有,那我就选择买二等卧或者一等卧,你直接给我上个这玩意儿,这不是强买强卖吗?”完了,老哥又补充了一句,“我纵横铁路几十年,啥没经历过,第一次经历这事,这不是花钱买罪受吗?”

是啊,虽然都知道铁路这么多年是铁老大,也有很多霸王条款,以前绿皮火车里什么占位置、坐厕所、挤一挤、有票变无座、硬座变卧铺、吃饭贵出天,啥事咱都见过,然而在近几年服务质量稳步提升的情况下,一切都明码标价,这种“被消费”很少见了。

坐不住的大哥大姐们已经开始纷纷从隔档里走出来了。190公分的座位三个人分倒还不是问题,问题就在于两排座位之间只有30公分的样子,个子高一点,两个人的腿真的是膝盖碰膝盖,我观察了一下很多人都选择了插空坐的方式,然而别忘了头顶还有一个铺,你的身体就必须要倾斜,那190公分的长度对于三个人真的很不友好了,加上疫情期间大家都带着口罩,我感觉我坐一会都有幽闭恐惧症了。

这个车厢还有一个问题,它原本是一等卧的车厢,于是边座的配置就不能像二等卧那么“廉价”,于是一个窗户只给配一个边座,所以这节车厢总共只有7个边座。我算了一下,一节车厢总共有10个隔档,每个里面有6个座位,就是要挤60个人,拿出来7个,还得有53个得在那个小空间里窝着……

体型魁梧、满头大汗的伙计终于忍受不了从铺里挤出来了,他小声对我说:“弓着身子玩手机一抬头跟对面跟我一样身材的大哥离得好近,四目相对那一刻真的太尴尬了……”哈哈哈……

伙计拉上我说出去想想办法,我们穿越了三个车厢,终于找到了一处二等座完成了剩下的一个小时旅程。

嗯,舒坦……

作者|古柯|陕西人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xlyzn.com/4655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